最近瀏覽一些Linux資訊人的BLOG,其實也感慨的。實際上就是不滿現在的政黨,又直指支持正名的人過於偏激。
   國民黨時代,不也有許多激進人士?而且過之而無不及,舉凡當職業學生、暗殺政敵的殺手,這些種種不堪,他們好像就視而不見。只會說著,過去這樣、現在怎麼也這樣?
   顯現出來的,不過就是知識份子的傲慢、不屑於與他認為"等級"比較低的人共處。只是,他們不會明講;不過,放冷箭的功力依舊驚人呀。
   可喜的是,並非所有資訊人都是這樣。就讓那些過時的老頭子,慢慢浮沈於他們過去的回憶吧!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