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宜津提出廢除注音符號的議題,其實是個早就應該做的行動。沒注音符號的台灣,才真正從大中國主義跳脫出來。
    雖然這類議題其實不是作為台南市長的權限,但卻也因此釣出一堆大中國主義者來崩潰。這也難怪,一堆人已經在228崩潰一次,這種小事情當然就容易再次挑動他們的敏感神經。
    不過,這也看出台灣依舊出現分裂的狀態─追求真正獨立的主權國家,以及選擇跟維持現狀、最終跟中國政府投降兩種意識形態。這兩種將會持續存在於還不是主權國家的台灣。
    排除注音並不會讓想讀中國古文的人無法閱讀,不然對岸早就什麼都不能唸了。當然,跟這些人舉證這些也沒什麼用。大中國主義者不會因此改變他們的看法─不過他們卻排斥通用、積極迎接其實並不是很適合台灣本土語言的漢語拼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