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個制度是萬靈丹,但我們可以選擇可以盡可能保障個人權利以及自由選擇的制度。
    長期以來的單一制的政治制度,表面上讓地方有一定程度的政治、稅收權力。實際上大權以及財政收支都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地方只能仰賴微薄的地方稅以及跟中央劃分出來的總預算、透過民意代表爭取(乞求)而來的特別預算來建設地方─這使得這些預算,尤其是特別預算,容易成了地方官員大興土木的經費來源。這倒並不一定是地方首長這麼喜歡搞建設,有更多原因來自於她/他們需要爭取民眾的支持,繼而做出能夠讓人民"有感"的政策。
    除了硬體建設、大概就是推出許多社會福利了。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終付費的還是納稅人民。只是透過這一連串複雜的"轉手",民眾早就忘了這些經費都是來自於每個納稅人的血汗錢。
    中央集權/社會主義型態的政權,在"中華民國台灣"政權底下更是明顯─人民的經濟權處處受到法規的掣肘,加上經費來源大多來自於中央,故中央官員總是用"台北看天下"的心態來看待地方,自然就不可能真正推出反應人們的政策、而是已中央意志為主軸的政策為主。
    相對於單一制,聯邦制度反而更能接近地方人群的心聲。
    由憲法制定聯邦政府擁有的權力,而剩餘權力則歸屬地方。對於一個聯邦體制的國家,中央政府的權力肯定會受到相當程度的侷限─但這也是當年聯邦制度會出現的主要原因之一。單一制國家或許讓人覺得在執行效率方面有吸引力,但也從而忽略了少數的聲音。這反而讓國家離獨裁又更進一步─雖然有議會的制衡,但相對於聯邦,太多的權力集中在中央政府底下,將會是一個災難。實際上,這樣的中央政府權力將會是無限制的。透過聯邦體制的分權,才能夠使得中央政府不至於變成巨獸。
    如同海耶克說的,聯邦制的主要優點之一,便是它能夠這樣來設計:使得大多數有害的計劃難於實現,而同時卻給值得期望的計劃大開方便之門。唯有真正貼近人民聲音、卻又同時避免那些看起來著巨大宏願、卻可能引來侵害個人自由的計畫施行的制度,才是我們期待的。
    過去也曾經幻想大政府的美夢,後來才發覺那根本上、是一條很可能會通向法西斯的道路。議會制/總統制並沒有那一種就會造成絕對的獨裁,最重要的還是制衡的制度跟力量是否足以去避免那些看起來宏大卻可能侵害個人的法案/計畫施行。歸根究底,能夠保障個人自由以及部份不可分割權力的制度,才是比較接近人性、接近鄉土人情的制度。或許總是沒有那種制度存在,不過至少現今的聯邦制度提供了一種我們可以看到的成果。
0
0
0
s2sdefault
powered by social2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