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夏至,我想我將永遠忘不了,因為在夏至後一天(6/22),我的阿嬤離開我們、到西方世界了。
    早就在上個月,其實阿嬤的體能就一直下滑,大部分的時間都處於昏睡狀態。實際能夠言語、睜開眼睛的時間很少。自從愛瑞莎這類第一線標靶藥物失效之後,阿嬤其實只有進行症狀治療。農曆過年之後,阿嬤已經開始不能言語,或許是腦部已經受到癌細胞的侵襲。在生命的最後幾周,睜開眼睛的時間越來越少、躺在床上的時間變多。直至往生前兩週的週末,我過去探望她時,看到她努力地呼吸,看著她努力睜開眼睛看我們,好像是知道是時候了、想再看看她留戀的世界跟人。當時隱隱覺得可能時候快到了,但是心中卻是一直抗拒這種想法。
    6/22早晨,在我晨間運動結束、早餐即將用完時,接到來自家鄉的電話,心中一震、頓時覺得不對勁─家人平常不會挑這種時間點打給我。一接通電話,就聽到媽媽平穩的語氣,說阿嬤已經在清晨往生。確定好應該要請幾天假期之後,掛上電話,只有痛哭。我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當下的情緒。
    再多後悔,不可能挽回了。跟同事聯繫好之後,我就趕快搭高鐵回家。雲林的天氣晴朗,坐著電動快捷公車,心中還是想著回家後的情景。其餘應該也不用多說,就是禮儀公司協助接下來的儀式。
    沒有太多當下的想法,只有回憶─許許多多這段時間的回憶。在阿公往生之後,我也提醒自己要常常回來看阿嬤。畢竟老人家一個人、除了外勞陪伴之外。沒有其他親人陪著,總是感到相當孤獨。
    印象深刻的,記得幾次我下午在另個房子用電腦。那是個炎熱的夏日午後,她醒來之後,慢慢地走到我工作的電腦冷氣房,跟我一起在房間享受冷氣帶來的舒爽。然後在一起回客廳聊天看電視。她總是關心我的工作、我的未來,只可惜一直到她過世,我一直沒有達成她幾個願望─只能留待未來繼續努力了。
    當她確定肺腺癌之後,我決定辭掉我在北部的工作、回來找個大學助理的工作,只為了能在她餘生最後一段時間,有更多在一起的機會。只可惜,我覺得我做得不夠好、不夠多。後來阿嬤去長照中心,我便利用下班時間去看她。雖然每次去看的時間不長,但看到她有比較好的生活品質,還是比較安心一點。
    這段時間,其實也的確有一些驚險的插曲,最後幸虧化險為夷。但也讓我警覺、癌末病患的狀態的確因人而異,除了勤查資料、多多關照患者的狀況也的確不能輕忽。
    Rest in pease, my grand mom。永遠記得那些美好的點點滴滴、以及一些小插曲。如果真的有另一個世界,那就"see you later"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