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 everything that said like what our newspaper said ? We do not know. However, we could still try to distinguish from what's wrong and what's right through our judgement in our mind.

  好久,感覺沒有真的動(鍵盤)寫文章,有許多想法、感覺會者是一些汩汩泉湧的思緒,想要傾洩而出。然而,卻沒有來得及寫出來,就嘎然而止。

  今天,載完佑曄考完駕照後,我決定去學校大禮堂,聽聽謝長廷先生的演講。
  同樣地,座位區也是擠得水洩不通,晚來的只好在有螢幕的廳外、看著屏幕,也算是另一種感受吧!

  可能是因為近來忙著期末考試吧!檢查了一下網頁的更新日期,發覺已然過了將近半個月沒更新。回想一下這幾個月的事情,感覺有些變化頗大、有些卻沒什麼變化。

這是一個不太完整的紀錄。
原本認為,可以順利地完成兩做百岳,除了為自己增加2顆山頭的紀錄外,也可以欣賞美麗的風景。
不過,一切來得太突然,使得我此次下山、有個未竟的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