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週五了,真是期待已久。躲過老闆的追殺,去嘉義市文化中心,聽雙人豎琴演奏。
   感覺好像很久沒影這樣的感覺了。雖然在實驗室,網路音樂也會播古典樂。然而,總是沒有實際去聽的感覺那麼真實。

   因為常常搞不清楚中級山、高山的分類, 所以跟珪宏學長求救。速度真快,馬上就生出一篇了。Tongue out

   歷經了將近12小時的艱辛旅程,終於完成今年夏天、未能完成的心願--關山單攻。當天自進涇橋來回關山、除了耐力、更是體力、經驗的考驗呀~。

   這是我跟麥可,再我剛回來嘉義念研究所時所拍的。然而,一年多之後,我們被迫讓他接受安樂死,結束他的病痛。

   一年前,我從桃山下來,完成爬武陵四秀的心願--一個自大學以來,就一直計畫的行程,雖然說不上是縱走,就當作是一次牛刀小試吧!
   一年後,我跟著其他研究室的同仁,再度登上桃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