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個制度是萬靈丹,但我們可以選擇可以盡可能保障個人權利以及自由選擇的制度。

    本來以為是一個新的開始,沒想到卻是惡夢連連的起端。

     台灣人的不幸,不是地域、歷史或者所謂的"殖民"所造成。台灣當前的不幸、是台灣人沒有認知道自己的命運要靠自己掌握、往往期待外力介入使然。
    現在慢慢覺得,或許當前的狀況,是自己犯的一個大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