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所向、人的想法也跟著往"心"的方向前去。
    是個奇妙的感覺嗎?仔細一想、其實並不是,反而是自己的心境還在一種"不知所然"的狀態吧!

    東石外傘頂洲,是我北上之前最後的一個遊覽的景點。離自己家鄉如此近的地方、卻拖到此時才搭船出海去走走,想想的確有些慚愧。
    踏上外傘頂洲的感覺,跟踏上海岸的沙灘,是很不一樣的感覺。或許,心裡上的感覺比較明顯吧!畢竟離開本島約略有10幾公里外的沙洲,漲潮時幾乎淹沒整個沙洲而剩下一點點露出水面。聽著隨船的導覽船家妹妹的介紹,彷彿我跟其他遊客身置於一個不同於台灣的土地當中─即令沙洲的沙子大多來自於台灣。
    除了沙洲本身,散佈在在外傘頂洲周圍的養蚵浮棚更是讓人震撼。想像每一個蚵棚對於他們的主人有著重大的經濟意義、同時也成為雲嘉海洋文化的一部分。
    東北風吹拂著這一塊沙洲,遊客來自不同的漁筏。秋季的北風吹拂,即使已經接近正午,沙灘的沙子採起來也不覺得炙熱。看著稍微遠一點地方,海鳥迅速地落地尋找食物,似乎他們已經習慣遊客來來去去。過去的外傘頂洲聽說在清領時期,曾經達到上千名住戶、甚至有商店存在著。隨著日本統治、開始進行濁水溪的發電工程,河流帶來的泥沙變少,更遑論後來六輕建港、阻擋了北來的泥沙來源。船筏也慢慢有了動力裝置,使得一天往返外傘頂洲成為可能。最後就因為人們遷出而沒落,成了今日景觀。

    我站在沙洲上,望著遠方的塭港堆燈塔。內心有著許多難以言喻的感覺,是正面的、溫暖的,同時也感覺在這一塊土地上生存之艱難。環境或許殘酷,不過不代表人們就因此投降。
    候鳥如同遊子般來回往返,人呢?除了固定的"家"以外,我們是否能夠在這塊土地上,找到更激勵人心的動力呢?我還在尋找,也相信一定會找得到。
    船主人很熱情地介紹這片土地,似乎這一整船的遊客都沒什麼暈船的狀況,我也樂得看看蚵棚上的白鷺鷥如何飛往東石港。悠閒的日子即將結束,我總是貪心地希望能再多一點。或許,我還沒找到適合的步調吧!
    靜下心來想想這一個區域所面臨的挑戰/困境,或許有助於自己進一部思考我"想要"給自己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0
0
0
s2sdefault
powered by social2s